皮膚
Basic
theme_1
theme_4

ofo等靠押金池存活的共享單車出局& 弄一下APP共享遛娃車登場


    

ofo等靠押金池存活的共享單車出局& 弄一下APP共享遛娃車登場

從2016年出現在各大城市的大街小巷到時至今日的倒閉潮,共享單車可謂“轟轟烈烈”戲劇性十足,尤其是曾經的龍頭老大 ofo出現退押金潮之后,以共享單車為代表的共享經濟項目,似乎變得“一地雞毛”。風口過后,大家不禁發問:共享項目究竟還是不是創業者們的歸宿?

其實任何一個項目值不值得加入,最重要的是要有明確的盈利模式,能給加盟者帶來收益,否則,任何一個打著共享經濟旗號的項目都是耍流氓!ofo的失敗究其原因就是不盈利!不賺錢!

那么現在這些共享項目哪些是偽命題,哪些是真需求?

共享單車靠押金池賺錢,失敗是必然

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是:依靠押金賺錢!坐擁龐大的用戶量,把所有押金聚集起來,形成一個沉甸甸的資金池,以此來獲取收益。以ofo為例,ofo號稱2億用戶,以每人99元押金算,而大部分的用戶也不會及時退押金,這樣理論上就約有200億的押金池。試想,任何一個企業賬面上躺著幾百個億,還不得成為銀行的VVVIP客戶,產生的利息已經是一個驚人的數字了。

而且沒有監管部門監督,沒有銀行托管、這些押金早已成了共享單車平臺可以任意支配的龐大資金!除了存在銀行,這些押金可能被拿去投資理財,投資房地產等。假如我們按照押金存放1年來算,拿出其中的10億來購買貨幣基金,年化收益5%。那就是1年利息收益5000萬,這是一筆多么可觀的回報!況且押金是上百億,拿去做別的投資,產生的收益空間不可想象!

當然這毫不例外地引起了政府的注意,于是各種監管措施紛紛出臺。尤其是2019年1月1號開始實施的《電子商務法》就規定必須及時退還押金。共享單車沒了押金池這個“投資利器”,也徹底喪失了“賺錢”能力。

其實沒了押金池,共享單車根本沒法盈利。市場上除了ofo、摩拜單車,還有小藍單車、永安行、悟空單車、小鳴單車等諸多品牌,為了占據足夠的市場份額,就得投放更多單車,更多補貼,惡行循環,造成的后果就是運維成本不斷攀升,即使有強大的融資,錢也不夠燒。而資金的不足最直接反應在各地的運維上,損壞率和維修率居高不下,車壞了甚至就扔在馬路邊無人管理,這些龐大的運維成本,不斷拖垮共享單車,才造成了如今的倒閉潮。

盤活已有資源,才是真共享,才能真盈利

誠然,一個項目是否成功,本質就是要盈利。共享單車借概念噱頭玩資本游戲是披著“共享”外衣的偽命題,注定曇花一現。真正的共享應是基于已有的存量資源,進行充分的盤活利用,并由此帶來收益。比如弄一下APP共享遛娃車,其將設備投放在公園、商場、景區、購物中心等場景,除了租金收益之外,設備所帶來的用戶在弄一下APP平臺上的消費亦成為其重要的盈利來源!

弄一下APP定位為閑置物品共享平臺,任何用戶都可以靠租借個人物品、技能來獲利,合理利用現有資源從中賺取外快,以此獲得閑置物品所帶來的額外價值。而共享遛娃車正是借助弄一下APP平臺進行童車租賃,一方面代理商通過租賃來租金變現,同時也為家長帶孩子進行戶外互動提供便利;以景區為例,弄一下APP共享遛娃在景區的分時租賃費為5元/小時,假如日均使用頻次為5次,平均使用時長2小時以上,一個樁8輛車,一天收益就為5元x2小時x5次x8輛=400元,3個月內就可以收回成本。

另一方面,代理商通過共享遛娃車設備帶來的用戶只要在弄一下APP平臺消費或者賺錢,即可獲得1%的收益,將用戶流量盤活進行轉化。再者,代理商進行二級招商亦可獲得1200元+600元+1%交易分傭,清晰的收益模式,將盈利最大化。

響應政府,不留存押金,真正利于民

更重要的是,弄一下APP共享遛娃車響應政府,不設押金池。當孩子們需要的時候,家長只要掃碼預付押金即可租借使用,歸還時從押金中扣除租賃費用后,其余押金原路秒退回用戶的支付寶/微信賬號。

當然,盈利模式清晰了,有需求,有市場,運維成本低,才能真正盈利,才有站得住腳的資格。共享單車屬于重資產運營,成本之高遠大于自身的造血能力,相對于此,共享遛娃車則屬于輕運營。

弄一下APP共享遛娃車是針對3-6歲兒童,這個時期的兒童推車,在家庭中即使有配置也多是閑置的,因為孩子已經會走路,但是如果帶孩子長期外出,孩子體力不夠就會要求家長抱著,此時就產生了租賃需求。從產品優勢上來講,共享遛娃車占地小,可靈活更換場地,自助租賃,無須人工運營,不需補貨,運維成本低。而采用有樁設備投放,在人流量多的公共場景內進行有效收集,也就避免了隨意停放、破損率等問題。

總體來看,背靠弄一下APP精準的用戶數據,清晰的盈利模式+輕資產運營+真共享模式,弄一下APP共享遛娃車有一個有超大想象力的市場,是值得加入的共享項目。

排列三p3预测